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欧洲在“变天”风往哪边吹

海外新闻 时间:2019-05-31 编辑:诚信在线娱乐 浏览:
向长河(国际问题学者) 这周欧洲经历两件大事:一是英国首相特雷莎·梅宣布6月7日辞职,她在唐宁街10号前哽咽发言的画面传遍世界;二是欧洲议会举行选举,挺欧的建制派与反欧的极端民粹政党在欧罗巴大地上短兵相接、激斗正酣。 风起于青萍之末,这两件大

欧洲在“变天”风往哪边吹

向长河(国际问题学者)

这周欧洲经历两件大事:一是英国首相特雷莎·梅宣布6月7日辞职,她在唐宁街10号前哽咽发言的画面传遍世界;二是欧洲议会举行选举,挺欧的建制派与反欧的极端民粹政党在欧罗巴大地上短兵相接、激斗正酣。

风起于青萍之末,这两件大事折射出欧洲在“变天”——一方面是政治激流正浪花汹涌,另一方面是风向变化:极端思潮与民粹主义或许已到了周期的末尾,转折性潮退或许就在眼前。

先说梅首相辞职。所谓成也“脱欧”,败也“脱欧”,梅首相3年前能当上首相得益于“脱欧”公投——2016年6月,时任英国首相戴维·卡梅伦面对“脱欧”的“YES”结果黯然下台,特雷莎·梅“捡漏”入主唐宁街10号。

从法理上看,“脱欧”公投结果没有法律约束力,梅首相若是有大智慧完全可以别碰这麻烦事。然而,梅首相一错再错:一是执意启动“脱欧”程序,二是冒失地提前大选失去议会多数席位,三是与欧盟谈判进退失据。这为英国政局步入“W”形颠簸开启了大门,也为梅本人今日之“泪洒唐宁街”埋下了伏笔。

围绕“脱欧”,英国陷入大分裂,不同党派之间、执政联盟内部、执政党内部、不同地区之间、不同阶层之间争执不休,对立加深。梅首相本人不仅搞不定反对党,搞不定执政联盟兄弟党,连自己的党也搞不定。“脱欧”派嫌她太软,“留欧”派嫌她太硬,里外不是人。面对数度投票被否的羞辱,一般人早就辞职走人,但梅首相屡败屡战,不过方法有限。梅首相挺过了数度逼宫,但最终倒在欧洲议会选举之时,为何?

英国“脱欧”党的异军崛起是推手之一。“脱欧”党是由英国独立党前任领导人奈杰尔·法拉奇创建,成立不过一个多月,本是政治胡闹现在却成了政治明星。英国民调机构YouGov的民调显示,“脱欧”党以34%的支持率大幅领先,远高于梅首相保守党10%的支持率。舆论和保守党许多大佬均认为,梅首相在“脱欧”问题上的糟糕表现拖累了保守党。面对党内高层的一再逼宫,梅首相只得挥泪告别。

在英吉利海峡对面的欧洲大陆,政治纷争也是“精彩不断”,随着5月23日欧洲议会选举拉开帷幕而达到新的高潮。

在历史上,欧洲议会一度话语权很小,但随着一个个条约的签署,欧洲议会的权力越来越强大,在预算、欧盟事务乃至欧盟委员会官员任命等方面有着话语权。因此,欧洲议会选举成为欧洲各国大小政党角力的舞台,也是欧洲各国政治的“晴雨表”。

五年前,反欧的极端民粹主义政党风起云涌,欧洲议会选举成为他们的“狂欢节”。在欧洲议会751个议席中,“反欧”党派获得的席位加起来超过140席,名列第三。

五年后的今天,极端民粹主义势力大涨。“欧盟仅剩四国无极右政党,”这是欧洲媒体的嗟叹。民粹主义政党现在直接控制或者通过执政联盟方式间接控制着11个欧盟国家的政府。此次欧洲议会选举,民粹主义者与建制派之间的较量最为胶着。西班牙《阿贝赛报》指出,反建制派政党和建制派政党在选举中势均力敌。

此次欧洲议会选举前夕,欧洲十几个民粹政党领导人在意大利米兰举行大型聚会,彰显肌肉。面对极端政党如火如荼的势头,欧洲舆论普遍忧虑:一旦反建制派政党在欧洲议会里数量大增,将拥有不同以往的话语权,从而影响欧盟未来决策,甚至“瘫痪”欧盟。

攀上高峰同时意味着走向低谷。从荷兰和爱尔兰等提前开票的欧盟成员国的情况看,挺欧政党“逆袭”获得了超乎预期的票数,民粹政党遭遇阻击。这无疑向欧洲乃至世界发出信号:民粹主义或许已过巅峰,开启走下坡路的新阶段。当然,这一趋势不是断崖式,而是一个渐变与反复的历程。

去年的一份泛欧民意调查显示,欧洲有近7成人认为欧盟“符合利益”。这是1983年以来的最高数字。很多国家将因“脱欧”陷入极度混乱的英国当成反面教材,亲欧情绪在增长。

应当看到,趋势的扭转不会一蹴而就,其深层次原因是欧洲经济、社会格局发生了根本性变化——中间阶层的不满与恐慌。

战后以来,欧洲一直致力于打造“纺锤形”社会,中间阶层成为中坚力量,他们支撑着稳健的中间路线政党。近年来,随着世界金融危机、欧债危机、移民危机的多重打击,欧洲经济和社会发展呈现颓势。在经济上,中间阶层的实际收入并未增长甚至还有所下降,“中间偏下”阶层对于“不劳而获”吃福利的低收入阶层和移民感到愤怒和鄙视。欧洲社会的“纺锤”变细了,大多数中间阶层的“被抛弃感”强烈,转而支持极右或极左政党。

经济基础决定政治风向。所以,欧洲的风往哪儿吹,是不是真的“变天”了,还是且行且观察。

漫画/陈彬